金融改革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请输入邮箱和密码进行绑定操作:
请输入手机号码,通过短信验证(目前仅支持中国大陆地区的手机号):

从打车难谈民间金融改革

摩根大通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朱海斌:黑车现象的产生与民间金融有很多类似之处,其根源在于现有金融体系服务不足;原则应宜疏不宜堵,关键是开放民营银行。
2013年1月14日

中国银行业的危与机

普华永道中国合伙人梁国威:短到中期内,中国银行业因监管与竞争压力加大,利润高增长的时代已经过去,但未来三年有三个重要趋势正在成型。
2013年1月8日

中国金融改革的前景

中国社科院世经政所国际投资室主任张明: 就中国金融市场演进而言,未来改革实现金融领域的基准价格市场化、融资结构的转变、市场主体的多元化三点至关重要。
2012年12月19日

如何破解中国产能过剩迷局?

上海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胡月晓:中国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强调产能过剩矛盾,要求深化产业结构战略性调整。产能过剩来自中国企业的“圈地情结”,化解之道唯有进一步金融改革。
2012年12月19日

中国金融改革路径分析

汇丰中国首席经济学家屈宏斌:中国新一届政府上台后,金融改革的推进速度可能大大加快,具体内容可能包括银行体系改革、发展债券市场、利率市场化、资本项目开放以及人民币可兑换几个方面。本文分析了未来三到五年可能的改革推进路径。
2012年12月13日

投行的乱世机遇

英国作家欧格:对银行业来说,再也没比现在更乱的时候了。但混乱就意味着机遇,眼下正是重塑、重组投行业的理想时机。该行业急需重树自身在现代经济中的角色。
2012年12月7日

反思金融创新

北京大学副教授徐建国:耶鲁大学席勒教授是笔者很喜欢的一位学者,他近期重点建议了五个金融创新;这些创新乍听来很新鲜,但大多经不起推敲,值得商榷之处颇多。
2012年12月6日

分析:中国金融改革将由地方发动?

安邦研究: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最近在一次讲话中谈起了中国金融改革应该“自上而下”还是“自下而上”的问题。这让人不禁联想,中国下一轮金融改革莫非将由地方发动?
2012年11月19日

中国将扩大开放金融市场

在中共“十八大”期间的新闻发布会上,中国证监会主席郭树清表示,中国将向境外机构分配更多投资额度,供它们投资于中国的资本市场。郭树清暗示,中国政府希望加快国内金融体系的开放。
2012年11月12日

温州金融改革启示

上海交通大学高级金融学院副院长朱宁:温州金融改革已过六月,企业融资难依旧存在。资本不安分的本质,注定任何一个地域的金融改革,都不可能将资本拘囿于当地。
2012年10月31日

中国需要信贷创新

中国需要更多的信贷创新,推动其金融体系变得更加有利于市场发展,并更有效地服务于实体经济。
2012年10月19日

利卡宁银行结构改革未必奏效

欧洲智库EUROFI主席拉罗西埃尔:危机表明,银行破产与具体的结构无关,而是源于过度冒险行为。加强监管、改善风险管理并禁止与客户无关的自营交易活动更加重要。
2012年9月28日

金融改革如何破解融资难?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沈建光:中国央行“十二五”金融规划并无太多新意,当前经济下行风险加大,恢复经济微观主体活力至关重要,推动多项金融改革进程大有可为。
2012年9月27日

伦敦金融城回归动物精神

先正达董事长、巴克莱前首席执行官马丁•泰勒:数年来,我们似乎一直在把欧元区危机当作我们自己缺乏信心的挡箭牌,以此自我开脱,但人们最终会对扮可怜感到厌倦。
2012年9月27日

管好华尔街

FT专栏作家约翰•凯:要解决系统重要性银行的问题,唯一的解决方法是限制其在系统中的重要性。如果政治家不准备压制华尔街,监管改革无从谈起。
2012年9月26日

金融改革如何服务经济转型?

澳新银行刘利刚:中国“十二五”金融改革规划引人关注。金融改革的根本目的仍是服务实体经济,实体经济和金融体系相互作用和反馈,才能推动整体国力和竞争力。
2012年9月24日

投资者何时能享金改红利

在2012天津夏季达沃斯论坛上,与会嘉宾们分析了近十年投资中国股市不赚钱的原因。中国金融改革势在必行,只有让更多的人受惠于改革的成果,分享改革的成果,才是金融改革的最终目标。
2012年9月13日

改革货币市场基金刻不容缓

FT专栏作家加普:改革货币市场基金的主导权应当交到美国财政部和美联储手里,否则国际监管机构就应当对银行采取行动。
2012年9月5日

中国央行“无奈”放慢宽松脚步

FT中文网特约撰稿人飞哥:近期中国多次“降准”预期逐一破灭。曾经释放出强烈放松信号的中国央行,为何在此时放慢了脚步?这很有可能与利率市场化有关。
2012年8月22日

美国金融体系的软肋

FT专栏作家邰蒂:货币市场基金没有任何存款保险为其提供担保,投资者还可随时赎回,这是美国金融体系的阿喀琉斯之踵。
2012年8月2日

监管当局无法防止银行危机

FT专栏作家加普:大多数监管者承认,他们以往过于松懈,并抱着一种“有效市场”的观点看待银行业。但监管者能显著提高效率吗?
2012年7月31日

金融行业需要可信任的“管家”

FT专栏作家约翰•凯:公众终于明白,金融业的问题不是不可预测事件的副产品,而是因为金融业变得更重视业务和交易,而忽视信任关系。
2012年7月30日

中国金融改革阵痛不可避免

不断增长的中国经济正逐渐超越其金融体系承载能力,因此改革不可避免,但控制欲极强的中国政府可能无法掌控改革过程,对既得利益者来说,这也将是一个痛苦过程。
2012年7月24日

中国金融改革悄然提速

中国政府原想循序渐进地改革金融业,已在设定存贷款利率上赋予了银行更大自由,也放松了对债市的管制。但强大的市场力量正推动中国金融改革超速前行,并在催生极大新风险。
2012年7月23日

严重扭曲的中国金融体系

很多分析师认为,中国金融体系的严重扭曲已成投资失控的最大单一因素。在中国,资金都流入国企,国企用廉价资金投资楼市或对外放贷,导致资产泡沫越吹越大,而中小企业却很难从国有金融体系中获得贷款。
2012年7月20日

如何清理银行业的“污水坑”?

FT专栏作家马丁•沃尔夫:我们应该对银行业中的不当行为进行重罚,提高行业透明度,要求银行增加股本,并对零售银行实施“圈护”。
2012年7月17日

前海改革与人民币国际化

中国社科院学者张明:中国政府试图拓宽人民币回流机制;为限制金融风险,又将开放局限于试验区。但市场的发展往往会突破监管者的想象。
2012年7月6日

温州与广东金改谁能成功?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叶檀:中国正在进行的金融改革,与欧美模式不同,在政府主导下在试验田进行金融试验,而后推广到全国。
2012年7月4日

金融开放:民资的玻璃门

FT中文网财经评论员徐瑾:中国经济改革的历史,可以看成是外资、国企与民资的博弈历史。引入民资,不仅在于拯救民营企业,更在于完成对中国金融业的市场化救赎。
2012年6月21日

巴塞尔协议III引发担忧

渣打银行CEO冼博德说,新规定将严重损害发展中国家利益
2012年6月15日

外资金融机构可能大举重返中国

中国安邦:中国的金融改革将使得外资行的优势得到更好的发挥,也将令中国市场更具有吸引力。有鉴于此,外资行极可能大规模重返中国,分享中国的经济增长。
2012年6月15日
上一页‹‹12345678910››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