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学校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请输入邮箱和密码进行绑定操作:
请输入手机号码,通过短信验证(目前仅支持中国大陆地区的手机号):
请您阅读我们的用户注册协议隐私权保护政策,点击下方按钮即视为您接受。

中国国际教育为何经常被妖魔化?

肖经栋:如果真得所有的中国孩子都不再出国留学,那只会让国内的高考更加内卷。
4天前

国际教育界建立自律体系时机成熟

肖经栋:目前这个阶段,国际教育界亟需加强互动和交流,建立标准规范行业发展,消弭不理性和不规范的竞争行为,给行业赋能,给家长、学生信心。
2021年11月17日

国际学校喜欢招录哪些学生?

肖经栋:国际学校招录的优秀学生,跟境外大学招录学生的要求是相当类似的。最为看重的是学业成绩,其次为个性发展,第三则是心理健康。
2021年10月7日

“双减”政策或促进中国教育国际化

肖经栋:“双减”本身对国际教育并不会带来较大影响。但在促进国际学校研发自主课程、让中国教育更加国际化,进而吸引更多外国学生来华留学方面应会有促进作用。
2021年9月6日

英国私立学校在华扩张遇阻

中国当局正在收紧对教育体系中外国影响的限制,并寻求将接受私立教育的儿童人数减少一半以上。
2021年9月6日

除了学习,留学还需要学什么?

肖经栋:在中国日益强大的背景下,如何把中国的产品、服务卖给外国人,如何将中国的文化等软实力推广到全世界,这里面机会多多。
2021年6月25日

出生人口下跌会让留学渐不再为刚需

肖经栋:在出生人口下滑以及普高招生数量增加的双重影响下,100%上普高在未来10多年间是可实现的。由于缺乏出国留学的刚需,家长或者学生选择出国留学路径会更加理性。
2021年3月16日

中国国际学校排行榜中的五匹黑马

肖经栋:常熟世界联合学院、北京中学、上海WLSA、湖北宜昌龙盘湖国际学校、南昌天行创世纪,为何会成为黑马?
2021年2月23日

被中国家长理想化的英国“贵族”教育有什么弊端?

Luning Wang:“贵族教育”和“贵族精神”真的适合21世纪的国际社会吗?希望国内家长在给孩子做教育规划时,能够更周详地考量。
2021年2月4日

疫情将促进中国国际教育对外合作

肖经栋:中国教育部新政允许中外合作高校招录部分出国留学生,这为中国国际高中的毕业生打开一道门。
2020年9月25日

疫情如何激化国际学校的“家校矛盾”?

李继威:对于一些国际学校的家长而言,学校疫情期间所展现的教学质量以及应对危机的举措,与他们所支付的高昂学费并不等值。
2020年6月29日

“非典型”国际学校:我在香港读英基

周荆玉:“也许英基学校没有教我如何学习功课(study),但它教会我如何学习知识(learn),这会让你受益更久。”
2019年8月22日

欢迎到上海入读英式私校

随着中国等新兴市场国家中产阶级的壮大,越来越多英国知名教育机构赴海外开设国际学校,这为英国发挥软实力带来了巨大机遇。
2019年6月4日

国际学校公布大学录取结果的利弊

肖经栋:中国国际学校大多选择公布录取结果,这有助于招生和保持透明度。但也有学校希望强调教育过程而非结果。
2019年4月10日

中国中小学国际教育遭遇“寒流”

肖经栋:中国国际学校2018年十年级招生普遍遇冷。逾80%国际学校未完成招生指标。北上广深四城,深圳最为明显。
2019年1月3日

留学:中国家长为何焦虑?

肖经栋:中国留学生源两极分化,一种很优秀,一种则无法上高中被迫留学。家长对留学的期待仍有待更理性。
2018年4月24日

中国国际学校怎么学“语文”?

肖经栋:中国一些知名国际学校相当重视中文教学。这不仅有助于申请国际大学,还有助于学生将来的留学生涯。
2018年4月2日

外国人来中国读中学?

肖经栋:中国近年新建不少国际学校,采用国际通用课程,已开始吸引别国的小留学生前来就读K12阶段课程。
2018年2月8日

鼓励多语种交流的日本国际学校

New International School of Japan希望学生使用一种以上的语言交流,认为社交能力和国际化视角比学习语言更重要。
2018年1月8日

中国家长的“藤校”情结

肖经栋:多数国际学校的教育初衷是育人,重视过程和长久性,但中国家长更看重的是申请名校的结果。
2018年1月2日

中国公立高中国际部的囚徒困境

肖经栋:中国知名公立高中在英美顶级大学申请结果上遥遥领先,但他们的国际教育部的未来却并不确定。
2017年11月30日

中国国际学校为何发展迅猛?

肖经栋:中国城市新移民的新增需求,投资国际学校的高回报率,让面向中国籍生源的国际学校增长迅猛。
2017年11月22日

外教,中国国际学校的痛点

肖经栋:优秀外教招聘难,是中国国际学校的普遍问题。除了薪资待遇外,背后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
2017年11月15日

中国孩子会“去国际化”吗?

Jeffrey Sprafkin:中国收紧义务教育阶段中国籍孩子的“国际教育”,这会使中国孩子走向“去国际化”吗?
2016年11月8日
1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