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产阶级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请输入邮箱和密码进行绑定操作:
请输入手机号码,通过短信验证(目前仅支持中国大陆地区的手机号):
请您阅读我们的用户注册协议隐私权保护政策,点击下方按钮即视为您接受。

还得中间社会站出来

笑蜀:如果说物质的普遍贫困为当年的经济改革创造了帕累托改进的难得契机,那么今天权利的普遍贫困,则可能为社会转型创造帕累托改进的难得契机。
2016年5月17日

中国中产新信仰:跑步

如今,跑步成了中国中产阶级的新信仰。过去,马拉松组织者在中国很难召集到足够的参跑者。现在,在很多大城市,报名者甚至需要抽签才能参加比赛。
2016年1月7日

互联网应用:中国中产阶级的境外投资新途径

对正在崛起的中国中产阶级来说,股市动荡和人民币贬值令境外投资必要性大增。目前,已有几家公司推出了向境外投资的应用,它们目前还面临法律法规等方面的限制。
2015年11月5日

不知风险来临的中国中产阶级

FT驻华记者沃德米尔:股灾影响了部分人的购买力,但上海郊区的房车营地依旧火爆,也无人看衰房车市场。似乎没有人在意近在眼前的经济崩溃风险。
2015年9月3日

并不风光的中产阶级

一项新研究发现,全球中产阶级在规模和富裕程度上都不如人们此前的预期,而发展中国家近些年摆脱贫困的数亿人口,仍很容易再次返贫。
2015年8月18日

奥巴马“中产经济学”难获支持

FT社评:奥巴马最新国情咨文包含许多应获支持的内容,他力推的“中产经济学”,也是值得展开的辩论。但共和党控制的两院,恐难通过这些施惠于中产阶层的建议。
2015年1月23日

今年达沃斯必须关注中产

美国前财长萨默斯:很多国家和时代的经验均表明,中产阶层生活水平的持续提高是可以实现的,这需要精英阶层切实为之努力。虽然通缩、滞涨和不平等扩大都是现实存在的困难,但不应就此把责任推卸给“宿命论”。
2015年1月21日

解开中产社会之谜

读者冯梦云:用孔子的话讲,政权是民无信不立。而要民信之矣,必先足食。把经济搞上去,让社会贫富差距平衡。用现代化讲就是实现中产社会。
2014年12月1日

中产空心化阻碍美国经济复苏

FT专栏作家卢斯:中产阶级遭遇的危机,导致美国经济增长的上行空间受到限制。除非中产阶级开始实现健康的收入增长,否则,美国将陷在所谓的“新常态”中动弹不得。
2014年6月11日

如何巩固脆弱的全球中产?

纽约市立大学教授米拉诺维奇:如果我们希望全球贫困和全球不平等继续缓解,那么伴随有再分配的增长应当成为我们未来几年努力的目标。
2014年5月12日

中国中产阶级的新“鸦片”

中国中产阶级纷纷转向佛教以寻求心灵平衡,这已成为一种时髦。毋庸置疑,中国需要某种东西来舒缓本国中产阶级承受的压力,宗教似乎比镇静催眠药效果更佳。
2014年5月9日

收入分配不公威胁非洲新晋中产

在非洲,收入不均的加剧正在导致每年升入中产阶层的穷人数量增速放慢。进入非洲新兴中产阶层的通道也并不是单向的,而是“一道旋转门”。
2014年4月24日

拉美中产的倒退风险

过去十年间,有数千万拉美人摆脱贫困,进入消费大众阶层。但中产阶层的扩张却导致社会抗议的增多,而且在经济增长放缓的形势下,这些新兴中产可能重归贫困。
2014年4月23日

刚刚脱贫的农民工

农民工占中国人口近1/5,每人日均工资约14美元,其收入在新兴市场中产阶层中处于上游,但因中国的户口制度,他们只要失业一周或一个月,就有可能失去他们刚刚获得不久的城市中产地位。
2014年4月22日

FT社评:应力避脆弱中产返贫

过去30多年,中国、印度和非洲的经济增长,使全球贫困人口将近减半,但随着新兴市场高速增长期的结束,脱贫趋势可能迅速逆转,刚刚迈入中产行列的“脆弱中产”可能返贫。发展中国家的政府应该向这个群体提供比以往更好的社会保障。
2014年4月22日

贫困阴影下的“脆弱中产”

中产阶级已成为世界上人口最多的群体,但稳定中产阶层的人数仍然不多,脆弱中产阶层的规模却在剧增。“脆弱中产”生活在贫困线之上,却未能实现财务安全,并面临重归贫困的危险。在他们当中,只有少数人能跨入稳定的中产阶层。
2014年4月25日

近10亿新中产人士可能重陷贫困

FT分析显示,发展中国家有近10亿人面临失去新近达到的中产阶层地位的风险,过去30年脱贫成果的持久性令人质疑。
2014年4月22日

FT社评:共和党要停止怒吼

美国共和党领导人似乎已开始反思近来的“造反式”风格。在围绕美国中产阶级窘境的辩论中,民主党占据了压倒性优势。共和党应停止一味反对,拿出好点子来。
2013年11月22日

中产阶级的身份危机

FT专栏作家库柏:我们选择适合自我定义的职业,而职业又强化了这种定义。工作总是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我们是谁。但这样的时代即将走向终点。
2014年4月21日

拒绝奢华的小城市中产

中国西部城市嘉峪关的新兴中产阶级,骨子里仍然保持着节俭的习惯。面对大城市的奢华,他们更喜欢家乡那种有节制的幸福生活。
2014年7月30日

分析:新兴市场的消费群

汇丰估计,到2050年时,将有近30亿人(大多来自发展中国家)跻身中产阶级之列。届时,他们将会贡献全球2/3的商品与服务消费。
2014年6月12日

把钱花光的巴西中产

FT撰稿人玛卡多:我分期付款,买了一辆掀背车。尽管会堵车,但我宁愿呆在新车里,坐视交通拥堵,也不愿忍受糟糕的公共交通。
2014年4月21日

贫富悬殊扩大下的M型香港

FT中文网特约撰稿人严飞:当越来越多的香港人感觉未必可以留在原有中产阶层时,社会怨气渐渐积累,只会滋生更多的排斥和社会矛盾,危及香港社会长远发展,如何扭转中产阶层向下流动的趋势?
2012年7月18日

中产阶级:我们是谁?

erudite|['erʊdaɪt],博学的,饱学之士 completion anxiety|一定要完成某事的强迫症 meticulous|一丝不苟的,拘泥小节的 barrister|大律师,在英国、澳大利亚、香港等普通法制度的国家或地区的“讼务律师”,有别于“事务律师”,只有前者能出庭发言。 distill|蒸馏、净化 amoral|非道德的,超道德的 psychopath|精神病患者 gregarious|群居的,(善于)社交的 beery|啤酒的,醉醺醺的 copywriter|广告等文案人员 geriatric|老年病人
2021年11月29日
上一页‹‹123››下一页